????话一出口,燕赤风顿时兴奋起来,他就知道鬼医不可能做事那么绝,所以他也相信鬼医这么说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没想到鬼医说来说去其实是为了帮他一把,好让钟葵更相信这件事的真实性。

????不过鬼医这么做确实没错,若是没有问题的话,钟葵也一定会被他们骗到,可是谁让最初的时候燕赤风就不经意间露出了马脚,让钟葵警惕起来,不自觉的对燕赤风戒备起来,所以此刻不管鬼医还是燕赤风如何去做,都不可能得到什么钟葵的信任,在他心里一直都在防备他们,对他们充满了戒心。

????“那该如何是好?”燕赤风不禁显得有些焦急,急切的问道,既然是在做戏,那就要将戏做到完美,反正这些他又不在乎。

????“没有办法,要是你们相信我的话,我可以试试,但还是那句话,我不敢保证结果究竟会如何?”鬼医一副不在意的摆摆手道。

????对他来说,这根本不是他的事,他已经将话说的很清楚了,他不敢保证究竟会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他肯定会尽全力,至于结果如何就要看天意了,所以敢不敢赌就要看燕赤风和钟葵了,他根本不需要理会。

????“二殿下,请借一步说话。”燕赤风闻言不禁将脸转向钟葵,这件事既然说到这里已经不是他能够做决定的了,还需要本人钟葵拿主意,所以他需要钟葵来回答这个问题。

????钟葵瞧见燕赤风将脸转向他,意思很明显想征求他的意见,所以此刻他必须得发表自己的看法,不然的话肯定会被燕赤风看出破绽,虽然之前燕赤风没有发现他的怪异,但那是因为燕赤风一直处在激动状态,所以才被他忽略了,可是此刻却不是那么回事儿,燕赤风已经将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尤其是他还想通过钟葵的话来证实一下钟葵是否是真的失忆。

????燕赤风闻言一愣,不过很快便明白钟葵的意思,毕竟相比而言,他和钟葵才是一伙的,而鬼医相对他们来说还是外人,所以他想交流必须要避开他,尤其还是这件事关于鬼医的。

????“钟大哥怎么了?”燕赤风随着钟葵来到一个角落里,不禁疑惑的朝钟葵问道。

????钟葵没有立刻回答燕赤风的话,而是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鬼医,继而才神秘兮兮的问道。“二殿下,你确定这个鬼医是真的鬼医吗?”

????“嗯?这话该怎么说?”燕赤风没想到钟葵会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不禁让燕赤风想到的所有可能都一下子无法派不上用场。

????“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我总觉得这鬼医怪兮兮的,我曾听大佬说起过鬼医的事情,对他的评价很高,只是脾气怪异的很,眼前这家伙脾气倒是挺符合的,但是那医术也没有大佬说的那么传神,你说他会不会是假冒的?”钟葵绕来绕去最后将自己那个他故意想说的事情给掏了出来。

????钟葵答非所问,故意将话题引开,这样可以更好的因直接或者间接回答鬼医的话而引起他们的怀疑,所以他才来了这么一出,简直是有些搞笑的可以,不过这只是听在燕赤风耳中有这种感觉,但是他却不会再继续怀疑钟葵是否真的失忆的问题,因为钟葵绝口不提那些事情,毕竟失忆就是失忆,他脑海中不会再存在那一丝丝记忆痕迹,所以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钟大哥你想多了,其实之前我曾经有幸见过他一面,不然的话他岂会那么好说话,毕竟他跟轮回府还有一些微妙的关系,一些事情还是会给我们一些面子的,况且要是他的冒牌活,那你现在恐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不知道你当时伤的有多重,我都对你不再报任何希望了。”燕赤风也附耳悄声跟钟葵说起来,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眼前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不是他所说的冒牌货。

????“可是我总觉的这人有些不太靠谱。”钟葵再次瞅了鬼医一眼,始终有些不放心的嘀咕一句,不过他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怀疑,当然这只是看在燕赤风眼里,其实这都是假象,都是钟葵故意而为之的。

????“钟大哥你想多了。应该不会有错的,除非还有人的医术也出神入化,但是既然有那种人怎么还会假扮鬼医呢?他自己的医术早就可以纵横大陆,岂会再假借鬼医之名呢。”燕赤风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已经有九成把握相信钟葵确实是失忆了,因为钟葵到现在还没有提及自己失忆的事情,钟葵脑海中就不存在那些东西,所以他根本不会去想。

????“你说的也对,或许是真的我多心了。”钟葵也认同的点点头。

????燕赤风瞧见钟葵的举动,不禁更加相信他的失忆的事实,遂问道。“钟大哥那你觉得我们是让他帮我们治疗呢还是……”、

????钟葵略微沉思。“二殿下,我倒是想恢复记忆,可是听他的意思得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我记得咱们得去西域有任务在身,不能在这里久留,既然我失忆的那几天咱们一直待在一起,那么就有劳二殿下帮我转述一下事情的经过,至于之前的记忆我好像都还能够连贯起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不知道二殿下能否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要求?”

????“啊……我倒是没问题,不过你……”燕赤风故意表现出一副为难的表情,不为别的,只为钟葵能够更加信任他。

????“我相信二殿下不会骗我的。虽然之前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信赖托付的地方,但有一点我始终相信,咱们都属于轮回府的势力,现在正是轮回府崛起的关键时刻,咱们就算分属轮回府的不同势力,但是在这种时候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若是我现在连你都信不过,我想我们轮回府恐怕还会和之前那些先辈一般只有被完全颠覆的结果,甚至还会被永久的镇压。”钟葵一脸坚定的盯着燕赤风,信誓旦旦,那眼神充满了坚定的色彩。

????“谢谢你钟大哥。你说的很对,我们同属轮回府,为了轮回府的大业,我们两个势力之前的那点矛盾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燕赤风没想到钟葵对自己如此的信任,尤其是回想起之前钟葵没有受伤的时候,两人也是把臂而欢,可是因为一系列的失误导致他们只能够成为敌人,虽然现在还看似是朋友,但燕赤风知道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将钟葵送入地狱,他在存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虽然他极度的相信鬼医的手段,但是他不敢赌,若是一旦鬼医出现失误或者鬼医故意玩弄他,那事情就大发了,所以要想让钟葵完全的闭嘴,那只有一种情况,就是让钟葵永远的消失。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当时的经过,要不我们现在就离开,毕竟我们现在已经耽误了一两天的时间,若是赶不上西域那边的事情,或许对我们整个的计划都将是一个大大的冲击。”燕赤风闻言不禁点点头,同时话题一转没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毕竟对他来说这是绝对有利的。

????“好!这个二殿下你拿主意就是。”钟葵认同的点点头道,同时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魔钥咱们已经到手了吗?”

????“一说起魔钥,我就想起当时钟大哥奋不顾身救我的那一刻,我现在的心都在痛!”燕赤风故意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一脸幽然的道。“若非当时钟大哥你的挺身而出,恐怕不但是魔钥,就算是我也会永远的消失。”

????“二殿下,那照你的意思咱们魔钥已经到手了?”钟葵确实是没有那记忆,所以就算是事实如此,他也没有什么感觉,也无法相信当时的情景,所以他根本就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嗯。”燕赤风谨慎的点点头。“钟大哥等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再拿给你,现在在这里咱们最好还是确保万一。”

????“你说的很对。”钟葵也认同的点点头。“我只是想确认一下魔钥的事情,既然咱们已经到手那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前往西域,只要到时候我们完成这次任务,在轮回府的地位将会再次拔高一截,对我们俩的未来都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钟大哥说的是,到时候咱们虽然分属两个势力,但还希望咱们能够相互提携,毕竟有些时候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要想出头,拉帮是在所不辞的。”燕赤风也认同的点点头说道。

????“那个鬼医大人,事情是这样子的,我们经过商量决定暂时还是先不治疗,因为我们现在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立刻去做,况且照我朋友的意思,他现在的失去的记忆应该很短的几天,而这段时间我好像都和他在一起,所以一些事情我也可以给他转述,这样或许还给他一些提醒,应该对他的记忆恢复或者增加记忆有一些好处也说不定,若是到时候还是无法让他的记忆恢复,那等我们忙完再来需求鬼医大人您的帮助,不知您意下如何?”燕赤风跟钟葵商量明白,两人便来到鬼医的面前,燕赤风负责开口说道。

????“随便,只要你们付出代价,老夫就会动手,这个倒是无所谓。”鬼医很无所谓的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选不选择治疗也都是你们自己的事,跟我们没有半点关系的,这个你们说了算。”

????燕赤风和钟葵对视一眼,都不经意的点点头,算是下定决心,便没再多说什么,燕赤风再次朝鬼医抱拳道。“那就多谢鬼医大人了。”

????“嗯。”鬼医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根本就不在意的样子。

????“钟大哥你觉得现在情况如何,要是没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就收拾一下离开这里如何?”燕赤风没再跟鬼医说什么,继而转向钟葵问道。

????“我的战力下降的厉害,都已经满足不了先天神通境,但是要想恢复我觉得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我觉得我们也别再等了,否则只会是浪费时间,我想我们边赶路,我边修养,或许等我们的计划真正铺展开的时候,我的战力就会再恢复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我没有问题,咱们现在就离开便是。”钟葵微微思考,便出声说道。

????其实这也是他自己的想法,不过他的战力并非他说的那么弱,他现在先天神通境勉强还是可以达到的,而且照他算起来,要想完全恢复恐怕得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甚至是更久,所以他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对他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虽然不清楚燕赤风和鬼医之间有什么阴谋,有什么算计,但是他是清楚的知道,燕赤风绝对属于那种恐怕角色,他迫切的需要联系到轮回府那边的势力,以便需求更好的帮助,以此来对抗燕赤风,否则一直被燕赤风牵着鼻子走,那样的话就是太恐怖了。

????“既然钟大哥都这么说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鬼地方,实在是不舒服。”燕赤风抱怨的嘟囔一句,一副很不舒服的表情,那样子对这鬼医的地下室很不满意,这里好像有种让他很是压抑的感觉。

????南柯睿无语的摇摇头,他这段时间真的看了一场好戏,虽然这好戏有些曲折,但是他也从中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对他的人生有着太多的价值,他相信日后的日子他将会更加完善自身。

????南柯睿跟着已经跟鬼医道别的燕赤风和钟葵离开了鬼医的地下室,待燕赤风他们离开冰曦城,鬼医的面貌竟在不经意间诡异的变动,一瞬间竟换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

????“轮回府和圣地看来又要开战了,但愿这次不要搞得生灵涂炭才好。”鬼医嘴角流露出一丝担忧,同时微微摇了摇头。

????若是南柯睿此刻在这里,定会被鬼医这话吓一大跳,这简直就是恐怖,从这话中的意思,他可以分解出更多更详细的信息,第一又要开战了,那么说明他活的时间已经够长,否则恐怕一般人不会将又要开战了说的这么随意,第二他后面那句话说明他还是有着念及天下苍生的心,那这人究竟是谁?身份绝对是一个大的秘密,而且第三从他的语气上还可以听得出来,他对轮回府和圣地很熟,而且并没有忌惮他们的意思,这不禁让人猜测起他的身份。zw18081783